自从苏醒过来,杜朝阳身体恢复极快,秦艾词有时候总愤愤地想,为何她一个伤风感冒都得养上十天半个月,杜朝阳受了这么重的刀箭伤,也不过几日的休养,就精神得很。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虽然秋婵姑姑和如意跟着进来伺候,但平日里只是秦艾词独自去书房,她们也只当公主是去看书,并不打搅,两三日过去,倒也没觉着异常,或许,即便觉着异常,公主不说,她们也便不问。

然而西苑里安宁的两日,外边却是天翻地覆,因为滑胎,蓉烟一度闹着要削发为尼,本就因为失去孙儿而气闷悲伤的老夫人,更是晕厥了好几回,就等着儿子回来主持公道了。然而杜朝阳一直没有消息,就算离京,外边也没有传来他的动向,建安坊间关于杜朝阳已死的传闻愈演愈烈,人们从起先的不相信,到渐渐有些许犹疑,如今傅正臣亲自去渭河督战,大家更开始将信将疑了,杜朝阳若健在,为何让早已从文的傅尚书跑一趟渭河?怕是杜朝阳再不出现,皇朝军士气愈加减弱了。

秦艾词端着热气腾腾的汤药走近昏暗的书房里间,如今的杜朝阳已经能下地走动,见他手拿长枪慢慢耍弄,忍不住斥责道:“身体才刚好一点,可别又扯伤了口子。”

杜朝阳将长/枪立在墙角,笑着说道:“我身体几乎复原了。”

刚从外边光亮处走近的秦艾词,有些不能适应屋里的昏暗,遂点燃烛火,冷哼道:“昨儿是谁逞强非要下床,结果伤口撕裂流血,被大夫好一顿痛批!”秦艾词端着汤药走近,继续说着:“赶紧坐回床上去,喝药。”

杜朝阳撇撇嘴,却是乖乖坐了回去,很快一碗汤药被秦艾词递到他手中,吩咐着:“全部喝完。”

杜朝阳眯着眼睛看了手中汤药,见秦艾词转身欲走,遂很快抖着手,哎呀地叫着:“呀,突然头晕,胸口疼,手也没有力气,端不住了……”

秦艾词回头,看着碗中汤药在他双手的晃动下,差些要溢出来,只得妥协地接了过去,“这汤药里可是加了根老山参的,我就这么两根,全给你了,你别给我浪费了。”

秦艾词沿着床榻边坐下,不大情愿地替他吹着汤药,闷闷道:“明明长/枪都拿得动,一碗药倒是端不起了。”

杜朝阳眨着眼睛,狡黠笑了笑,而后状似柔弱地整个人靠在秦艾词肩膀上,说着:“听说我昏迷时,是你给我喂药的?”

想起他昏迷时嘴对嘴的喂药,秦艾词脸颊微红,掩饰地咳了咳,舀了一勺汤药递到杜朝阳嘴边。

杜朝阳却没有张开嘴,只蹙眉说着:“太苦。”

一个大老爷们竟说怕苦!秦艾词眯着眼,无奈说道:“我当人给你拿梅子来!”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朝天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紫夜未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夜未央并收藏朝天乐最新章节第92章 完结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