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温寒鲜少有晚归的时候,因此,回了家之后觉得格外地疲累。晚饭几乎没吃,她从冰箱里扒了一份米饭,把鸡蛋、蒜薹、豇豆、香肠切成丁,撒了一撮盐进去,给自己做了一碗蛋炒饭。

吃了饭,洗了澡,她窝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头疼得更厉害,不知道是因为喝了烈酒的缘故,还是那个比酒还危险的男人。

天花板黑漆漆的,她瞪大眼睛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在会所的事情。

邹亦时骗她大厅里来人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人没找到,耳后却突然温热一片,之后,是他暧昧的声音:“求我?换个场合求我,我没准儿会考虑答应。”

在她还没回神之际,他已经伸手把她推了出去,自己转身沿着另一侧的楼梯上了楼。温寒本欲追上去,但是又一想,追上去又能如何?他巴不得看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她何必上赶着称他的心。

只是虽然没办法追上去,心里却窝了火,除了霍瑾轩,他是第一个敢肆无忌惮亲吻她的人。

她在黑暗里摸了摸耳后的文身,邹亦时嘴唇的温度似乎还残留着,她心里越发地烦躁,当初她就是因为禁受不住霍瑾轩的撩拨而稀里糊涂地成了他的女朋友,一片真心交付,可惜所托非人,备受打击之后消沉抑郁了很久,她努力地伪装自己,就是为了彻底和过去道别。

可是这个邹亦时,三番五次用她最忌讳的方式打破她难得的平静生活,让她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

就这么翻来覆去一整夜,她几乎没有睡着,似乎做了梦,梦里光怪陆离,有霍瑾轩,有邹亦时,两人邪魅的笑容渐渐重叠,看得她心里直难受。

早上起来照例头痛欲裂,刷牙的时候忍不住干呕,一番折腾下来,温寒觉得自己半条命都搁在这儿了。

去了医院,例行的查房,她状态不佳,脑袋里空茫茫的,感觉所有人的声音都带了回声,嗡嗡作响。走到三号病房门口时,她顿了一下,皱眉道:“邹亦时一会儿再查,先去别的病房吧!”能跑能蹿,能偷听能调情,这人身体好着呢!

查完房,她就回办公室写病历,科里的大夫一般都喜欢带实习生,手里的杂活儿全部给实习生,唯有温寒事必躬亲,从不假手于人。自然,这里面有不想麻烦别人的成分,但是更重要的是,她更喜欢一个人,不用和别人有过分的牵扯。

写完了病例,温寒才极其不情愿地起身去邹亦时的病房,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越发地不想见他。她安安稳稳地过了七八年,眼看着就能蜕掉过去那层刺眼的外壳,变成一个平淡乏味的人,却因为他的出现,打破了她按部就班的生活。她害怕不可预知的现状,也排斥疯狂的、飞扬跋扈的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医见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叶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紫并收藏医见钟情最新章节第十六章 共同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