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李副官开车,邹亦时在副驾坐着,温寒坐在后座。她最近情绪波动太大,接连受了刺激,加上在部队工作,也没有怎么按时吃药,她以为已经好多了,但被霍瑾轩这么一搅和,隐隐又有些犯病的前兆。

她的头昏昏沉沉的,额角跳痛,她紧攥着拳头,抱着头蜷缩在座椅上,抬手碰了碰耳后的文身,越发觉得可笑,想着自己真是可悲,这么些年来竟然会靠着这种方式聊以慰藉。

她难受得厉害,虽然紧咬着牙,但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车子里极其安静,这一点声音也就被放大,足够让前排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李副官以为邹上尉会有什么表示,他宠这个女人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他说话。最后他很自觉地在收费站停了车,邹上尉看他一眼,眼底不知道是夸他会察言观色,还是嫌他多管闲事。

李副官自然是要回避一下的,他溜达到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外,给两人留够了私人空间。

邹亦时开了后座的门,看着那个脸色惨白的女人。她眉心紧蹙,紧紧咬着嘴唇,对比平时冷漠的模样,倒是多了几分招人喜欢的楚楚可怜。

邹亦时跪在她上方,双手撑在她脸颊两侧,一点点地低下头去,凑到她跟前问她:“很难受?”

“嗯……”温寒轻轻地哼了一声,她脑袋混沌,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她觉得这次的病情明显加重了,若是之前,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意识涣散的情况。

“活该!”邹亦时拍了拍她的脸,冷笑一声,起身离开,关门声格外的大,震得温寒身体都抖了一下。

她现在无暇顾及其他,无论是他还是霍瑾轩,她都没有心思细细揣测,她一门心思只想着,兰素也不在她身边了,她这么难受,病该找谁治呢?

等了约莫十五分钟,李副官才回来,邹亦时后脚也回来了,手里捏着一个药瓶,但是脸色铁青,眼底似乎是越发地阴郁了。

李副官瞬间了然,很自然地把药瓶接过来,开了一瓶水,姿势格外别扭地转过身,冲躺着的温寒道:“温大夫,这有止疼药,你吃一片,回去我们再好好看病。”

温寒挣扎着爬起来,整个人都在打飘,她接过水,又去倒药,手抖得把药片撒了一地,她努力地瞪大眼睛,仔细地瞅着,尝试了好几次,才终于把药倒进了手心里。

李副官看着她干着急,多少次想帮忙,可是看了看邹上尉阴沉的脸色,又不敢轻举妄动。他有点想不明白,邹上尉眼底的担忧和心疼的神色可是一点没藏着,明眼人都瞧得见,可是他又偏偏作孽似的在边上旁观。

要是真心互相置气,摆一副冷漠脸不就完了吗!

温寒喝水喝得急,呛得直咳嗽,她心里越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医见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叶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紫并收藏医见钟情最新章节第十六章 共同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