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她刚吃了饭,就有士兵嗒嗒嗒地跑进来,铿锵有力地对她说道:“邹上尉让温大夫你下午在后勤处六点钟方向的营帐里等着他,他有话和你说。”

“什么话不能让你递过来?”温寒洗了洗手,直接在白大褂上擦了手。

那士兵嗫嚅了一下,表情憨憨的,想了半天,才说道:“邹上尉就让我把这句话捎过来,没说别的。”

温寒浅笑一声,冲他摆了摆手:“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木心说过,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温寒这几天算是对这种长情的告白深有体会,没有手机电话,少了这种电波传递的信息,所有的思念和担忧都寄托在寥寥几句的口信上。等待让思念变得漫长,却也变得更加有力量,每一次的期待都带了不可名状的沉重,比起随时随地就可以联络到的方便,这样的不方便,反而平添了一份珍贵。

仅凭口头传递的约定最让人为难,她必须得按照两人说好的地点随时待命,一旦她偏离了这个地点一丝一毫,邹亦时就很可能找不到她,并且无处可寻。

所以下午她做完一个紧急粉碎性骨折的手术后,匆忙地换了衣服,拔腿往后勤处跑。

后勤处位于后山,是安置灾民中不太好的一处地段。为了保证灾民的安全和基本的生活需要,居住、医疗、物资、后厨的帐篷都集中安置在相对安全的地段,这些救灾必备的帐篷占据了有利地势,剩下的鸡肋地段就只能安置一些杂七杂八的帐篷,温寒不知道邹亦时为什么要叫她来这里,但是心中的疑问没有途径发泄,就算有十万个为什么也只能是当面问。

山里的夜晚总是来得格外快,还不到六点,天空就被夜色一块块地撕扯成碎片,光明开始消失,无边的夜幕把高山和平原慢慢地吞噬殆尽,不多时,触目之间就只剩了黑暗。

寒冷总是和黑暗并行,夜色夹带着湿淋淋的冷气降临,温寒心底无端地有些惴惴不安,她无意识地默念了一次那士兵的嘱咐,“后勤处的营帐,六点钟。”关键信息没有错误,但是等待的人却迟迟不来。

在这样特殊的环境里,一次无意识的失约都会让对方陷入恐慌,在没有更快捷的沟通方式之前,她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山间偶尔有鸦雀飞过,翅膀扑棱的声音撩拨得人后颈发凉,嘹亮怪异的叫声在夜晚听起来略显瘆人,温寒只感觉自己寒毛直竖,连忙跑进帐篷里头,想着等邹亦时来了,她再出去也不迟。

就在她小跑着进营帐时,脚下却突然轻轻晃了一下,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认为是自己踉跄了一下,但是结合早上莫名其妙的现象,她心脏突突地跳着,不可避免地想到,怕是要余震了!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医见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叶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紫并收藏医见钟情最新章节第十六章 共同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