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天阴有雨,雨倒不是特别大,但落到窗玻璃上却足够衍出一道又一道长长的泪印子。泪水从人脸上流下去就像是那样。

我妈从前特别喜欢雨天,常常充满感情地跟我说,雨水其实是他们诗人的眼泪。后来有一个大雨天,我妈应邀去参加一个饭局,不幸被路上的积雨泡坏了她刚上脚的孔雀毛凉鞋,那之后,我妈再也没提过雨水是他们诗人的眼泪。但她似乎很舍不得这个比喻,有一回早上散步,我听见她跟我爸说:“夏天的晨露其实是我们诗人的眼泪。”我爸说:“你们诗人的世界我真是搞不明白,上回你不还说雨水是你们的眼泪吗?”我妈说:“都是我们的眼泪行不行?我们天生眼泪多行不行?”我爸就没说话了。

想起这件事的一瞬间,我有点想念我爸妈,但下一秒,我立刻硬起了心肠。

阮奕岑的毛病是每天早上起床都要喝杯现磨咖啡,早饭后我径直前往酒店咖啡座找他,果然看他坐在那里看报纸。

我在他对面坐下来,他抬头瞟了我一眼,问我:“东西收拾好了?”

我点了点头。他将报纸翻过去一页,说:“等我十分钟。”

我“嗯”了一声,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本画报。

大清早的咖啡座也没什么人,除了我们,唯有右前方一对时尚女性坐在那里聊购物。

画报翻了两页,那对女朋友当中扎马尾的那个突然立起来一本杂志,将封面指给她的同伴说:“哎?商业圈原来也有这种帅哥啊?”

她同伴看了一眼,道:“啊,我认识,聂氏制药的少帅聂亦。”

我画报没捏稳,“啪”一声掉在了桌子上,阮奕岑越过报纸扫了我一眼,我假装没事地重新拿起画报。

扎马尾的道:“就是那个聂氏制药?”

她同伴点头道:“这照片没真人帅,大前年我还在《新闻晚播报》的时候,他们公司的产品推介会上我见到过他一次,真人真是,气质好得不像话。对了,说起来这人挺传奇,去年杀青的那部美剧《生活大爆炸》看过没有?他的经历完全就是一个谢尔顿,十四岁考入N校读生物学本科,十六岁考入Y校读细胞与分子生物学博士,十九岁就拿到了博士学位,留校一年后回国继承父业,牛掰得不行。”

扎马尾的将嘴张成个O形道:“我好像有点印象了,他是不是和电影明星杨染闹过绯闻?”

她同伴说:“你记错了吧,聂少这方面没什么绯闻,简直就是朵高岭之花,别说和明星闹绯闻了,他正式的女朋友也只交过一任。”

扎马尾的立刻说:“他竟然交过正式的女朋友?这样的人还交什么女朋友?做人做到这种程度就应该一辈子也不交女朋友,利用有丝分裂产生下一代才符合他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