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7点半,东半球终于自转到了正对太阳的那一面,白昼来临。

我在工作室的落地窗前坐了半个多小时,看着太阳光一点一点将夜幕撕开,却被厚厚的云絮挡在背后。金色的光被云层滤成惨白,显出阴天的行迹。

又是一个阴天,我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童桐起来上厕所,路过大客室看到我,颇为惊叹:“非非姐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说你不太舒服要休息到明天才过来吗?”

我边喝咖啡边回她:“太想念你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去街角排队帮我买的香菇粥。”

她就近抱住门框委屈:“聂家的厨子还赶不上街角一卖粥的老大爷么,非非姐你干吗大老远专程跑回来折腾我?”

我严肃地教育她:“这怎么能说是折腾呢,这是情趣好吗?”

她抽抽搭搭蓬头垢面地挪出去买粥,我嘱咐她:“记得跟大爷说再给我加俩卤蛋啊。”

工作间重归寂静后,我才终于有一点重回现实的质感,才终于能够回想两个半小时前,当聂亦拒掉我那个鬼使神差的吻之后,我们又说了些什么。

那时候空气虽然冰冷下来,墙灯却仍然保持了一个暧昧的色泽。

我似乎重新坐回了床边,伸手想拿杯子喝水,手伸到一半,想起杯子是他的,于是从床边站起来打算去吧台,可怎么都没办法找到我的拖鞋。

有目光如芒在背,聂亦一直看着我。背上浸出冷汗,我应该是着急起来,聂亦低声道:“在花瓶旁边。”补充了一句,“你要找的拖鞋。”

在床尾的落地花瓶旁边我找到我的拖鞋,穿上后尽量镇定地走近吧台,倒水时手在发抖,我喝下一大杯冰水,确定声音不会颤抖时才开口,我问他:“你什么时候醒的?”

十秒钟的沉默后,他道:“你醒的时候。”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那时候我还是蒙了一下。刚喝下去的冰水将寒意在一瞬间带往四肢百骸,我说:“那时候……那时候我以为你没醒……”

距离太远光线太暗,无法看清他的神色,但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他回答:“那时候你并不希望我醒过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试着挽回,想用个玩笑囫囵过去,我说:“其实我更希望你不知道,你看,可能夜晚的确容易让人……我可能是有点……”大脑里却无法搜寻出合适的词汇,这次聂亦没有配合我。能感觉到强装出的笑容僵在嘴角,最后,我说:“你其实可以假装你不知道。”

良久,他开口:“非非,我们最好分开一阵,各自整理一下。”

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我端着杯子佯装喝水,跟他点头:“好啊。”

但显然没有办法再回去睡个回笼觉,我假意看表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