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头疼,还渴。记忆从昨晚谢明天跑过来找我说话开始断片,愣没想起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我在小吧台跟前站了老半天,觉得既然想不起来,那可能是不太重要,就释然地给自己倒了杯柳橙汁,边喝边推开落地窗,又推开落地窗外边挡光的乌木门。

被拦在门外的阳光立刻扑进来。

这就是热带,虽然只是被棕榈叶割碎的晨光,依然热烈爽朗。

阳台两边各立了根装饰用的乌木柱子,我靠着柱子吹风醒神,眼看装橙汁的玻璃杯就要见底,突然听到有响动从隔壁阳台传过来。这家酒店修在海岬上的这排套房设计得很有趣,阳台与阳台之间并没有全然封闭,只用深色大理石砌出一个半身的小花台进行分隔。我下意识朝声源转头,目光正撞上小花台对面倚着半扇乌木门仰头喘息的Erin。

那是许书然的套房,伏在她颈间亲吻的男人当然不作他想。料是两人靠着落地窗亲热,不知谁情动处一个失手推开了拉门。

Erin也看到了我。那双漾着水波的黑眼睛里先是浮出一点吃惊,而后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轻佻地和我比了个口型,一边单手抚弄许书然的耳垂一边偏头向他索吻。

其实我没看懂她那口型是什么意思,料定是一种挑衅,但这种场合下理会她的挑衅没意思。

我把最后一口橙汁喝完,端着空玻璃杯就打算回避。结果一回头撞到柱子,杯子也顺势落到地上,“咚”一声好大动静。

余光里看到许书然蓦地转身,脸上含混着恍惚和诧异:“……你在这儿?”

我一手扶着柱子一手捂住额头,忍痛“嗯”了一声,还忍痛跟他道了个歉,我说:“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了,不过我先来,你们后到。”话罢指了指地上的玻璃杯。

许书然不愧是声名在外的学院派花花公子,目光从地上的玻璃杯移回我额头时,表情已经完全自然:“撞到头了?你等等,我这里有急救箱。”还没来得及婉拒,他人已经回房。

Erin使劲瞪我,但此时伊人唇色妩媚眼波柔软,本就漂亮的一张脸简直艳丽得没边,瞪着人反而有种别样的娇嗔意味,一点也不让人讨厌,我就多看了两眼。Erin怒视我:“看什么看?”

我笑:“脑子有点撞坏了,觉得你还挺好看的。”

她走近两步,半身都靠住狭窄的小花台,从上到下打量我一遍:“聂非非,你还真是有脸继续待这儿,”她压低声音冷笑,“给你拿个急救箱就让你觉得自己特别了?不好意思,书然人好对谁都那样,要因为这个你就不值钱地自己缠上来,后悔的……”

Erin这么紧张,看来外界传闻不算离谱,因为许书然不经意的绅士风度缠上去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