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亦离开时留下的那番话,工作之余我想了很久,得有一个月,但还是没能想得十分明白,逼不得已打了个电话给我妈。

我问我妈,要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事你是该想想,还得好好想想时,您觉得这人是想表达个什么?我妈刚从一个近代诗歌沙龙上回来,思忖了两秒钟说,从诗歌的角度来看,得想想还得好好想想,这是重炼句,爱好炼句炼意炼道理的只能是他们哲理诗派了,所以这人要么是个哲理诗人要么爱哲理诗人,跑不了。

我就感觉我这事儿无论如何和他们诗人是聊不下去了。

康素萝看出我的烦恼,主动来找我谈心,那时候工作前期筹备告一段落,我俩正好休整。

这次城市宣传资料更新项目许书然总牵头,城市海报方面我负责水下这一块儿,成名多年的风光摄影师郎悦负责人文风景这一块儿。第一周许书然就过了我们的提案,接着大家伙儿领着美术和摄影开始马不停蹄看景,今天他们宣传片的美术概念图终于定稿,让我和郎悦有了个总体项目审美的大方向把握,下周差不多就能各自圈地开拍了。

因市里找了聂氏和谢氏赞助,资金实在充足,因此大家住得也好,红叶会馆前园整个顶层都被包下来以做项目组安榻之用。故而是夜,我和康素萝得以在康二一向心仪的红叶会馆森雨林吧促膝长谈。

森雨林是会员制,除了会员只向顶层住客开放,一向人少,是个密谈的好地方。

我喝着闷酒跟康二说:“其实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我小心过头,目前可能表现得像是喜欢他的钱多过喜欢他,违背了之前我说过的要开始跟他培养感情的诺言,让他不太高兴。可这诺言……这诺言我也有点记不清,我感觉那时候是他说的来着?但就算我真是爱他的钱还没进入新婚状态,他能在乎这个?他不像是会在乎这个的人。可如果真是这意思……你看他这是不是在邀请我……其实可以更进一步?是说我能名正言顺地关心他,适度地表现出对他的喜欢,还能更大胆地揩他油吃他豆腐?”

康素萝一脸迷茫,但是频频点头。

我继续喝着闷酒说:“第二种解释,那就是我说错了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所以他让我好好反思反思。说起来……他是让我想想婚前答应过他什么,可婚前我答应过他什么了?我答应过不对他出手吗?开玩笑,”我大手一挥,“这绝对没有的,那时候我还特意提醒过他,我是个本能生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对他这样那样,让他想清楚了再决定这婚结不结。”

康素萝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你这么和聂少说了?”向我比大拇指,“非非你好样的。”

我谦虚了一下说这没什么,我们今天重点是要讨论聂亦他是个什么意思,不要随便歪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