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电话里和聂亦说我晚上才能到家,结果因为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地赶工,下午5点车就开到了沐山。康素萝的车跟在我后面,说是帮他爸去顾隐那儿拿份资料。顾隐就是沐山上聂亦隔壁住的那位围棋九段。

康素萝第一次到沐山,我诚邀她先去家里坐坐,康二从善如流。

我和康素萝一边聊最近一个熟人办的画展一边输开门密码,结果发现门虚掩着没关。推门时我还在和康素萝闲扯:“他和DC做的那个动画我在DC那儿看过,那动画比这次他放在主展区那几幅插画的水平高多了。”康素萝问:“那他为什么不拿出来展?是版权问题?没和DC谈好?哎非非你怎么了?”我没怎么,就是入眼处客厅尽头坐的一大票人让我有点发蒙,愣了一下说:“我去走错门了。”退回来把门关上看了一眼,干脆走到院子里又仔仔细细研究了下整个别墅。我挠头说:“没走错啊。”就又准备去推门。

推门前我问康素萝:“你说是这儿吧?”

康素萝被我搞得有点紧张,说:“我是第一次来啊我怎么知道。”又说,“说不定两栋房子建得一样?要么我们再去隔壁看看?”

我沉吟了下说:“刚我没看清里面都是谁我就出来了,还是再进去确认一下?”

这种时候康素萝一般是没什么主见的,立刻点头:“嗯,都听你的。”我就又去推门了。

门推开,玄关看过去,会客区那儿的确坐了一票人,认真一看居然大多都认识。

谢明天抱着手靠在谢仑的椅子旁边,笑得直在那儿擦眼泪:“还我去走错门了,聂非非你太逗了。”

我条件反射:“你也在这儿啊?你在这儿干吗呢?”

她一脸委屈:“唉唉,才几天不见你就嫌弃我了。”

我和谢明天隔着大老远呛声,落地窗那儿起了个桥牌牌局,聂亦一身家居打扮靠窗坐着,目光从牌局上抬起来:“我以为你还要去敲顾隐家的门。”

牌局上有人笑,那儿除了谢仑还坐着许书然和一个不认识的青年,观战的是许书然的副导。我一看都是挺熟的熟人,也没什么好忌讳,就实话实说道:“要不是去他们家还得走一段我就真去敲了。”

谢仑边出牌边笑说:“不至于吧。”

聂亦淡淡道:“她做得出来。”

我说:“军座,给我面子也是给你面子,让别人知道你太太不够智慧对你有什么好处?”

聂亦一只手撑着头:“是没什么好处,但也没什么不好的。”

我不满说:“你怎么这么贫。”跟打牌的诸位道歉说,“不好意思我们家聂亦这么贫让你们见笑了啊。”

谢仑在那儿忍笑。

聂亦开口问他:“很好笑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