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山占地数百公顷,是聂家的私产。说是聂亦的爷爷在世时就将沐山买来种茶了,因此在旅游业如火如荼的21世纪初,这里难得没有被染指,原生自然形态依然保存得相当完好,好到一进山就能让人感觉整个世界文明史起码倒退了一千年。

我坐在沐山的园子里看夜景。谢明天坐在我旁边打喷嚏。晚饭后许书然一行告辞,顾隐送康素萝回城里,顺带捎上了芮敏,唯留下谢明天等谢仑——晚餐刚开始谢仑就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

谢明天一边打喷嚏一边敬业地跟我总结:“……就是这么回事,刚开始雍可以为聂少娶的是你表姐,所以才铆足了劲儿刁难她,后来发现刁难半天居然搞错了人,你才是正牌大房,她就傻了。”她跟说相声似的,“她太自负了,可能之前她都没查聂少到底娶的是谁,估计就这两天看了眼八卦媒体炒得火热的那张照片,就认定了娶的是你表姐。哦,看你这样,你还不知道是什么照片吧?”她翻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儿,骂了声靠:“这破网速,照片导不出,反正就是你表姐和聂少一起回国,出机场时被媒体拍到了,可能那时候聂少跟你表姐说话的态度比较友善,媒体就看图说话觉得那应该是你。”

我突然想起芮敏下午和我说什么照片,应该指的就是这个,恍然说哦。又问她:“你是个明星,一天怎么那么闲,你还关注我先生的八卦。”

谢明天一副难受样:“我只是看报纸关注我自己的八卦时不小心看到有张照片居然比我的大,出于愤怒瞄了眼,没想到是聂少啊!”她跟我愤然,“你说我含辛茹苦做明星,和人闹个绯闻,照片出来了居然还没有一个搞科研的篇幅大,这科学吗?我容易吗?”

我说:“……这不科学。你不容易。”

她点头说:“是不容易啊,不过说真的,你表姐长得还真有点雍可的调调。”补充道,“说不定雍可见着你表姐时心里还瞧不起聂少呢,觉得聂少是忘不了她,娶不了她也要娶个她的替身,别怀疑她就是这种人,我觉得我就够自恋了,遇上她我也真是甘拜下风。”说着又打了个喷嚏。

我琢磨了一会儿,我说:“你是说,聂亦……喜欢过雍可?这不可能吧?”

她哑住了,好一会儿,挠着头道:“不知道啊。”

我说:“哦,你注意气质,别挠头还吸鼻涕,你是个明星。”

她立刻反驳:“我没吸鼻涕。”又撇嘴,“就算我吸鼻涕,就你们家这鬼地方狗仔要能找来,我今天都不用我哥带,我直接脸朝地走回城里你信不信?”

我谨慎地评价说:“这个动作难度系数还是有点大,我不太信,要么你现在先试一个?”

她恼怒说:“聂非非,你还想不想听八卦啦?”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