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那句话是聂亦告诉我。

那是婚礼前几天我们从K城回国。我仍关心酒店发生的那场事故,不知那对姐妹最终如何,途中絮絮同他唠叨,也许我们不该就那样走掉,是不是还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做的。

聂亦就从报纸上抬起头来告诉了我那句话:“那样的悲剧逃不过两种原因,一种是该相信的时候怀疑了,一种是该怀疑的时候相信了。这是很私人的事情,外人帮不上什么忙的。”

他说得对,人与人之间有了矛盾,起了冲突,酿成了悲剧,大体逃不过这两种原因,要么是该相信的时候怀疑了,要么是该怀疑的时候相信了。

那时候飞机正好升到万米高空,靠近舷窗,能听到冰花凝结的微弱轻响。

之后我再也不曾想起这个场景。

但刚才雍可离开报告厅时的绯红眼角和冰冷眼神,倒是让我蓦然又记起来聂亦的那句话,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来,思维顺着就被带过去:所以雍可是因为曾经该怀疑的时候她相信了还是该相信的时候她怀疑了?她当初到底相信了什么又怀疑了什么?

直到社长拍我肩膀约饭,我才从一连串思索中回过神来,顿时感觉自己无聊。就算并不感兴趣只是随便想想也很无聊。

大概聂亦今天课上开了玩笑,显得比从前容易接近,即便讲座已经结束,还被当作百科全书围在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

社长邀我去学校咖啡座喝茶叙旧,康素萝准备同行。

康二边往随身包里装矿泉水边摇头笑:“现在的小孩儿还真胆大,聂亦那种常年自带拒人三百公里以外气场的冰山界扛把子,他们说凑上去就敢凑上去。”

我剥开一只口香糖笑骂她:“什么冰山界扛把子,明明是高岭之花界一哥好么?”

康素萝立刻来劲儿了,兴致勃勃凑过来:“我说这绰号聂亦他……”

我感觉今天和康素萝实在是进行了太多的对话,一时不太想搭理她,作势站起来要往外走,就听到讲台上突然传来聂亦的声音:“去哪儿?”

我愣了下停住脚步,前后左右都看了一下,结果发现前后左右都停下了动作望向我们这里,只有康二神经比较大,还在说:“……他是知道还是不知……”不过途中也发现异样并及时住了嘴,看左看右,然后莫名和我对视。

聂亦两只手都撑在多媒体讲台旁,四周仍环绕着好些好学好问的理科青少年。投影幕上是一张看不懂的细胞图片,离他最近的一个十八九小少年看看他又顺着他的目光看看我们。

我又朝后面看了一遍,然后回头跟康素萝确认:“……这是在问我?”我以为我控制了音量,但可能是因为有点吃惊,结果没控制住。

康素萝还没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