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大学都有一些校园怪谈。S大最出名的校园怪谈是北二教的白衣学姐。

S大建校日久,校园占地极广,加之20世纪末合并了好几所周边大学,拆巴拆巴再修巴修巴,以至东西南北四个方位都坐落了教学楼群。北二教是北区第二教学楼的简称,S大学生太多,校方又比较抠……比较节俭,因此被传为鬼屋的北二教在白天依然被用来上课,只是晚上不开放自习。

传说中那事发生在很久以前,整个故事和几年前那部女性电影《成长教育》如出一辙。说是基础法学系的某个学姐在校外交了个成熟的男朋友,可能感觉是真爱之类,所以很快为男友怀孕并打算休学结婚,结果办完休学手续才发现男友其实是有妇之夫,学姐打击之下服毒自杀,自杀场地就在北二教。那之后北二教就经常在半夜传出歌声,据说是女声用生涩的粤语慢半拍地唱《似是故人来》,“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什么的,偶尔还会听到小孩子的笑声。

我和聂亦吃过晚饭,此时就站在入夜的北二教跟前。

这一片原本就荒凉,此时月亮隐入云层,只留下路灯照明。是那种最老式的路灯,光线中的暗沉将所及之物全都染上一层森冷,让老旧的教学楼看上去倒带了一点雨夜才会有的鬼气森森。

聂亦打量一眼教学楼,问我:“确定你真的想进去?”

其实我光是站在这儿回忆起白衣学姐的传闻就感觉自己要不行了,但我还是点头,看起来很沉着似的跟他说:“嗯。”想和他亲密,可他有他的进度,我特别清醒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谨慎地配合他的进度,万不能操之过急,不太清醒的时候,会觉得管它什么进度,先占了便宜再说。而大多数的平常时候,我会是现在这样,总想制造点什么机会尽量自然地加快进度,不会吓到他,又能满足我。

他停了一会儿,似在评估:“确定不会被吓哭吧?”

我心想要是被吓哭就更好了,嘴里却道:“有你在,我还会被吓哭?”

他笑:“你体重是多少?”

我狐疑:“你是在问我体重?这问题和我们现在的话题有关系吗?”

他打量我:“我必须估算一下,如果你晕倒我有没有足够的力气把你打横抱出来。”

我挑高眉毛:“很仗义嘛,居然没想直接把我扔里边儿?”

他不置可否:“如果太重,就只好把你扔了。”

我说:“……重一点你就要把我扔了?俗话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

他似好奇:“不然呢?”

我屏息了两秒钟说:“就算抱不动我,可以背嘛,背也背不动,那就……”

他倒是接得很快:“拖?”

我想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