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桐说雍可在出酒店向西走大约两千米的海岸处等我。我问她那是个什么鬼地方,是有酒吧还是有咖啡座,童桐抱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好像啥都没有,就是个荒滩。”反应过来说,“挑这么个地方,她不会是约你单挑吧?”我边换衣服边回答:“她要有这个魄力我也敬她是条汉子。”童桐明显担心:“我还是给宁少打个电话让他陪你一块儿去……”我腾出手来给了她后脑勺一下:“想什么呢?就你们宁少那身手,我保护他还差不多,脑洞别开那么大,估计大明星就是想找个僻静没人的地方好说话。”

即便是冬天,这坐落在大西洋畔的海岛也是气息如春,但难免入夜后风从海上来。

我搭了个外套,顺手提了两瓶啤酒出门赴约。

热带树沿着海岸线一路缠绵,间中亮起路灯,海潮声此起彼伏,沙滩上偶尔能看到并肩牵手的情侣。路过一个小海湾时,还看到一群小年轻席地盘坐着边喝酒边大笑聊天,旁边的便携音箱里飘出热情的桑巴调。这实在是个典型的北美海岛夜,空气中每一寸都是闲散的、却生机勃勃的味道。

再往前走,人声渐渐稀落。顺着海岸线转弯,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个女孩被人拉拉扯扯。再近几步,月光星光路灯下,看清被三个拉丁裔男青年围在正中间的女孩居然是雍可。她正表情慌乱地挡着其中一个青年伸过来的手臂,帽子和手包都落在地上,另外两个青年则在一旁拉长了调子起哄,听声音看身形,都像是喝醉了。这一片虽是公共海滩,倒也没有不安全,只是过来度假的三教九流,常有年轻人抱着美女拎着酒去海滩开夜party[13],喝醉了难免闹点事。

三个人,个头都不太高,看着半大不小的样子,又都喝醉了,只要他们没带枪,揍起他们来明显我的胜算要大。

雍可突然尖叫起来,个子最高的青年拽住了她的手,歪歪斜斜地和她说着什么,其他两个人起劲儿地哄笑,大概是觉得雍可叫得挺好玩,也蹭上去要拉拉扯扯。

我拎着俩啤酒瓶走过去,雍可一眼看到我,也不知认没认出我是谁,一脸惶恐地喊救命。

三个青年停下拉扯雍可的动作,一个小矮个摇晃着流里流气凑上来,大着舌头调戏我:“哇喔,又来一个辣妹,一起找点乐子啊——”

“是啊,找点乐子。”我说,将啤酒放地上,抬腿就给他踹了过去。被一脚踹翻的小矮个一脸蒙圈地倒在地上,另外两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嘴里骂骂咧咧地扬起拳头就要揍过来。看他们是掏拳头不是掏杀伤性武器我就挺镇定了。两个打架没什么准头的醉鬼都对付不了,就实在对不起上个月见天和聂亦在道场打来打去。

花了点时间将两人挨个踹翻,看他们躺地上爬不起来,我跟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