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离菲在那天黎明时起床打开了录音笔,然后整个白天她都塞着耳机,一直没有出门。

次日清晨,照顾徐离菲的小赵护士给褚秘书打了个电话,巨细无靡地汇报:“……在K市时徐离小姐的状态就不太好,前天回来和您见过面之后,她的脸色更差,晚上入睡之前还有发热,我给她用了药,烧虽然很快退下去,但是她睡得不太好,很早就醒过来。昨天白天她没有出门,一直塞着耳机在听什么,饭吃是吃的,但只吃了两餐,而且都吃得不多。傍晚时候她用了电脑,大致用了一个小时,之后她没和我说过话,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在窗前坐了一整夜,刚刚才睡下。”

褚秘书叹了口气,道:“我让张妈给她准备一些易消化的食物,她醒来后让她把饭吃好吧。”停了停,又道,“她若不愿吃,就告诉她Yee已经回来了,她要是想见,就先把饭吃好。”

小赵护士点头答应,一板一眼地将褚秘书的吩咐记下来,不该问的问题一个也没有。小赵护士虽然年轻,看着也是张不大成熟的娃娃脸,但做事一直稳妥,拿着比普通私人看护高数十倍的薪资,最清楚事情的界限,明白哪些事情是她的分内,哪些事情是她的分外。

褚秘书在下午2点时接到徐离菲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异样,说她想见聂亦,能不能帮她安排。褚秘书有一瞬的愣怔。无论聂亦是怎么想,但他想,徐离菲性格里总还是有地方像聂非非的,譬如这种面对大事时的冷静。

小赵护士向他汇报过这几天徐离菲的动向。她所理解的她可能的身世,足以颠覆她的整个人生,无论是谁,面对这样的事,歇斯底里都不为过,但她大多时间只是发呆。她也许是憎恨的、抵触的、反抗的,但她的憎恨、抵触和反抗却都是安静的。

那实在很像聂非非。

熟识聂非非的人评价起她来,大多会说她酷、果决、行事风风火火,没有人会评论聂非非文静温柔。

有一次褚秘书在老宅碰到聂非非,那是聂家太太在家里搞的一个音乐派对,派对上来了许多相熟的太太小姐,他因有事等聂亦,被聂太太顺便邀去派对上听音乐。

不久便看到聂非非,她刚从一个专题会上下来,栗色长卷发,米色针织上衣,黑色西装哈伦裤,牛津鞋,身材高挑,进客厅时步履带风,引得一群打扮正式的太太小姐们好一阵惊讶。聂太太皱眉责备她:“怎么这样子就过来,像什么话。”她倒是毫不在意,顾自从经过的侍应生手中端了一杯香槟,眉眼含笑:“因为怕赶不上听妈妈的演奏。”聂太太一向重规矩,却被她一句话逗得笑起来:“要真是孝顺,下午就别去开什么会,还开到这么晚。”

有两个坐在附近的年轻女孩压低了声音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