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侄女正翻看唐瑜的老相册,忽然指着一页哇啦叫:“姑姑,这两个小孩是我们家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正在打果汁的唐瑜倾身过去看。那是两张旧照片,照片中是两个孩子,小男孩头发剪得短短,一张精致小脸不苟言笑,浅色衬衫外套了深色休闲小西装,咖啡色长裤配了板鞋,十足一个时髦小绅士。小女孩穿着宽大的背带裤,梳一个丸子头,眼睛大大,可爱得让人想去揉一揉。照片背景是模糊的森林和一长排鸟居,两个小孩并没有直面镜头。

唐瑜正要开口,侄女已经道:“日本拍的吗?”

又将照片取出来瞧拍摄日期:“哗,1998年,近二十年前的照片?”

的确快二十年了。

那不过是唐瑜在日本的酒店里遇到的两个小孩,会把他们拍下来且还一直记得,因为唐瑜是个童书作家,这两个小孩曾无意间做过她的素材。

唐瑜记得那小男孩叫聂亦,或者聂奕,或者聂意。中文多字一音太多,那名字大概就是那个发音。小女孩叫feifei。小男孩倒是问过小女孩:“有那么多字念fei,你是哪个fei?”小女孩就眨巴着眼睛:“feifei的fei啊。”说完高兴地两只手放在身后侧做出飞机起飞的样子绕着小男孩转:“飞得那么高!”

机缘巧合,要离开酒店的前两天唐瑜认识了小女孩的母亲,两人聊起来,才知道那字是非非不是飞飞。小女孩也姓聂,叫聂非非,刚刚四岁。

回忆一拉开序幕,就有些停不住。

唐瑜想起来,碰到那两个小孩是在一个樱花开遍的早春。那个季节天蓝海碧花红柳绿,布谷鸟和鹭鸶从北到南跨越种族一路缠绵,放眼望去到处一片新鲜丰盈的春日气息。唐瑜所住的酒店正好建在一座森林公园内,酒店后面的森林里有座神社,神社前布了十七重神明鸟居,每天早上她都会去鸟居前站会儿。

那天早晨,她在山石阶上刚站了没多久,就看到两个小孩在雾色里一前一后而来。小男孩在第一座鸟居前停住了脚步,他身后不远处的小女孩也就停住了脚步。正当唐瑜以为这是酒店哪位住客带着两个小孩出来做短途探险,在前的是哥哥在后的是妹妹,大人落在了更后面时,小男孩却转身向着小女孩开口了:“出酒店你就跟着我了,一路跟到了这里,你们家大人呢?”看上去七八岁的孩子,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微微低着头开口那么问话,神情几乎要有点大人的样子了。鸟居离酒店并不算近,路也不太好找,唐瑜这才注意到小男孩另一只手中卷着一份地图。嗬,居然没有大人跟着,这两个小孩也不是兄妹。

迷雾笼罩的清晨,十七座鸟居,这样的两个孩子。

唐瑜觉得很新鲜。

站在神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mmo小说只为原作者唐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七并收藏四幕戏套装(全两册)最新章节17.